国子祭酒

喜欢自言自语的蛇精病~

【卢燕】玉白天青-2

       今日难得好天气。卢俊义连着几日不曾出门,觉身上松垮不快。便叫人备了马匹弓箭,领了十几人到郊外狩猎去了。卢俊义极善射骑,百步穿杨。燕青头一回跟着狩猎,还未见识过主人的本事。
     “主人!那边!”
      卢俊义应声看去,一只野兔从眼前飞速跑过。他驱马向前,引弓搭箭。又是一发即中。
     “中了!”燕青在一旁叫道。
      卢俊义垂眼去看手中的大弓,面无表情地淡淡道:
     “小乙啊,去捡回来。”
     “是!主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
      燕青还未来得及应他,林中不知从何处窜出一群鸟儿,略过草丛扑棱棱一阵直冲过来。身下的马蓦地受了惊吓,飞也似的撒蹄而去。燕青死死拽着缰绳,马蹄却如何都不肯停下。卢俊义心里一紧,即刻丢了弓箭抛下众人。加鞭策马,紧追不舍。
     “主人!主——人!”燕青吓得面色发白,不住地惊呼道。
     “小乙!抓紧了!”
      眼看着就要追上,卢俊义又加几鞭。燕青听着身后的马蹄声愈来愈近,忍不住欲回头看去。还未转过头去却听那人高声叫道:
     “当心!”
      待再转回头,眼前忽地岔出好几根粗长茂密的树枝。燕青吓得阖了眼,身下的马儿猛地收蹄,而自己整个人像是被抛出一般向后仰过去。下一刻,却稳稳地撞入坚实的胸膛中。他哆嗦着身体缓缓睁眼。
     “主——主人!”。
     “小乙!可伤着不曾?”
     “没……没事……多谢主人……”
     “没事就好。”
      卢俊义胡乱抚一把燕青的头发,抬起头打量着四周。燕青还未完全从惊吓中脱身出来,手上紧紧抱着卢俊义的腰不肯放。两人又等了一阵,大批人马才匆匆赶到。
     “主人!”众人齐声道。
     “没事了!沿原路返回。”卢俊义挥挥手道。
      众人让出一条路来,待主人走过,纷纷掉转马头放慢步伐跟着走。卢俊义一手握着缰绳,一手搂着贴在怀里的人低声道:
     “小乙啊,就与为父同乘一匹马罢。”
     “是。”怀里的人软软答道。
      如此走了一阵,却无一人注意着天缓缓黑沉下来,不消时便淅淅沥沥掉下雨点来。
     “快些走。都跟上!”卢俊义转过头喊道。
     一滴雨点落进衣领,燕青缩了脖子。靠在卢俊义的胸膛上小声道:
     “主人,都是小乙害主人淋雨……”
     “方才可吓着我了。你啊——”
     “小乙该死,待小乙回去为主人炖碗参汤压压惊。”
     “咦?你何时学会的?”
      话音未落,身后一家丁追了上来。
     “主人,雨下得急了!”
      卢俊义抬头望天,皱了眉头。
     “下马!”
      走了许久也不见来路,他们在林中失了方向。偏偏道路泥泞难行,无法,卢俊义只得牵着马和小乙带着众人深一脚浅一脚走着。
     “主人主人!前面有家客店!”燕青忽地叫道。
     “甚好。正想找个地避一避雨。”
      卢俊义终于舒了眉头,催促众人跟上。小乙撒了主人的手,紧走几步前去拍门。店主人拉开门,见一群人早被浇得透了,连忙迎进来,即刻吩咐烧水做饭,小二手忙脚乱去后厨搬柴火,待会好叫他们烘烘衣服。
     “怎奈小人这客店忒小,恐招待不周。”店主人道。
     “无妨无妨。”卢俊义道。
      店主人又道:
     “这雨怕是一时半刻停不了。夜路难行,各位客官就请先在小店住下罢。”
     “只好如此了。”卢俊义答道。
      小小客店统共只有七八间房。十几个人凑活凑活总是住下了。卢俊义带了燕青住进最里面一间略宽敞些的。燕青先是问小二多要了一床被窝,又见他忙不过来,便自执了扫帚将屋里细细扫了,桌子细细抹了。收拾好了又噔噔跑下楼梯喊道:
     “兀那店家!备些上好的酒菜送来!”
      顿了顿,又不放心,跑去柜前要了店里最好的酒。又跑去后厨请人晚些时候多烧一锅水。
      夜深了,卢俊义依旧靠着床边看书。忽地抬头寻不到小乙,才觉一晚上不见人影了。正纳罕间,门忽地被撞开。
     “主人。洗脚了。”
      燕青端着一盆滚水略微摇晃着走到床前放下,蹲下身子,小心脱去卢俊义的鞋袜。卢俊义眼睛只盯着书,顾不得看他。
     “嘶……这水有些烫了。”卢俊义摇头道,却也未把脚拿出来。
     “烫才好。主人今日淋了雨,烫烫脚能驱赶寒气,免得着凉。”
     “呵,我就那么娇贵?”
      卢俊义冷哼一声,接着看书,细想想又忽地放下。只见那人低头不语,默默将水掬起落下,嘴角果然满是藏不住的笑意。他登时确定了那人是在嘲笑自己上回的事。
     “燕小乙?你胆子愈发大了。”
      他把住燕青的肩轻轻一提,将人扔到床上。燕青只觉得自己的两只膀子快被撅折了,疼得直吸气。
     “啊主人主人!小乙知错了!”
      卢俊义松了手,那人呲溜窜下床去。将水倒了,又擦干了地,才把要来的被子铺在地上。
    “你这是?”
    “这床太小,小乙不与主人挤了。”
     听他解释了,卢俊义方才明白过来。继而不由分说地一手抓起被子扔回床上。有些好笑地冲人道:
     “你有多大?这凉的天睡在地上,明日若是病了我再照顾你?”
     “小乙怕主人睡不好……”
     “上来。”卢俊义颇为不耐地拍着床铺。
      燕青只得爬上床去,钻进被窝,枕着窗外的雨声迷糊睡去。过一阵又醒了。这条被子确是有些单薄,怎么都暖和不过来。可又怕挤着主人,依旧直挺着一条身子不敢乱动。
      正在此时,卢俊义忽地翻过身来,伸手为燕青掖掖被角。当手指不经意碰着燕青的脖颈,才知他身体竟如此冰凉。
     “你冷么?”卢俊义问道。
      主人的声音轻柔无比。燕青忽地大了胆子,转过头一双眼亮亮看向他。
     “小乙靠着主人就不冷。”
     “哼,小蹄子。来。过来。”
      卢俊义掀开被窝,将人揽进怀里。
     “主人……”他喃喃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来想写好多小小乙的故事啊巴特脑洞彻底枯竭了………

这只霸王真的直爆了,而且又呆又苏又搞siao~
那时候自己还没有手机,只能放假的时候就去电脑上查项羽虞姬的文看
唉。就因为他还讨厌了好几年刘邦😂

好想揉揉我哥毛茸茸的小脑瓜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是我错怪它了😂
女生一定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呀

看到最后忍不住哭了,汉卿啊π_π

太美了我要死了……想娶😭😭😭😭😭

This is看这段的时候我脑海中的画面(孩子不够冲儿来凑
子建小时候真可爱!/喷鼻血

【卢燕】玉白天青

这只小乙很小。可以抱在怀里的小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“孩子,你唤作甚么?父母在哪里?”
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 “可愿跟我走么?”
      他怯怯抬眼。那只大手敦实粗壮,像极一抔黄土。骨节分明,指头肿大,上面生着许多茧子。大手摊在空中,耐心地等待着。他犹豫了很久,试探地伸出手,却只抓着一团虚无……
      猛地睁眼,汗水已湿透了里衣,黏在身上。光线透进纱窗,原来天已大亮了。
      院内的器械声伴着一阵阵喝彩声传进耳中。他飞速地换下衣服,打水擦了两把脸。拾掇好床铺,轻掩了门走出去。
      只见院中人神采奕奕,英武非常。手里只一根棍子使得呼呼作响。步履生风,宛若龙腾虎跃。衣袂翻飞,犹如闪电掣行。他静静躲在树后,直看得眼花缭乱。周围人不住高声喝彩道:“主人好本领!”
      卢俊义每日卯时即起,早已在院中练了多时。察觉背后有人,他扔了棍子,唤人出来。
     “燕青!”
      少年打后头走出来,一步步蹭到跟前,笑嘻嘻道:
     “主人。小乙想学,主人教教小乙罢。”
    卢俊义没听见一般走开自顾坐下,并不答他,过一会见人闷闷呆着,不肯离去。心软了。
     “你自去拣一件趁手的…”
      话音未落,燕青已欣喜地蹦起,眼睛在众多兵器中流连一圈,伸手提出一条四尺长的棍棒。不消时便胡乱耍将起来。
     卢俊义见了,收了笑脸喝道:“留神!这可不是顽的。”
     “待小乙学成了,便时时刻刻护着主人左右。”
      他卢俊义是要落得何等境地,才得指望个小娃娃保护?卢俊义心中好笑,又感他一片诚意,笑一阵,只背过身坐在边上吃茶。
      燕青见主人不再理会自己,手上看着使力,其实心不在焉起来。竟没注意着脚边的石头,没防备重重跌了一跤。
     “哎呀!”
     卢俊义听这一声,险些跌了茶杯。几步跑去拨开众人,只见小乙捂着脑门坐在地上,棍子丢在一旁。见人无恙,他终于心情舒畅地大笑起来。
     “哈哈哈哈我说甚来。起来起来!”
      爷们是不许掉眼泪的。卢俊义踢了踢燕青的小腿。燕青硬是把眼中打转的泪花憋回去,慢慢爬起来,丧气地耷拉着脑袋。
      卢俊义张开双臂将人抱起,按在怀里。燕青一手搭着主人的肩膀,一手仍旧死死捂着伤口不教看。卢俊义硬是甩开他的手,众人此时又围了过来。燕青正欲低头躲闪,卢俊义背过身挡开众人,冲他大笑道:
     “无妨,一点皮肉伤。我儿莫怕。”
      笑毕,卢俊义托着怀里的人颠了颠,大步向屋里走去。家丁备好了药。卢俊义在桌前坐下,把小乙搁在自己膝上环在臂里。两人面对着面。
      卢俊义先拿了条干净的手巾要擦掉燕青脸上的一块块灰土,不时手重了碰着伤口,燕青觉着疼,不由得向后躲躲。卢俊义只好倾了身体追着擦,燕青又躲。
     “嘶……主人……”
      那人不安分地在自己腿上蹭来蹭去,谁曾想如此蹭着蹭着身下竟渐渐起了反应。
      这可怎生是好?卢俊义羞愧难当,又气又恼,终于忍耐不住冲人大吼道:
     “燕小乙!”
      燕青被这一喝,唬得不敢再动。只懵懵地坐着,等着主人为自己上好药。如释重负般叹口气,听他淡淡道:
     “好了,去罢……”
      燕青不下去,眼睛直勾勾盯着主人的脸。过了一阵,忍不住张口问道:
     “主人…脸怎恁得红了?。”
     “呃……”
      卢俊义被问得满头大汗,一时想不到该找个甚么词来搪塞他。正懊恼间,燕青忽地睁大双眼,跳下地急匆匆拉了他的手向床边走去。
     “哎呀,主人可是病了?小乙这就找人来!    主人莫急!”
     “我……”
      还来不及解释,燕青已把他拽到床边按下,而后飞快的跑出去喊人了。
     “哎?小乙……小乙……”
      卢俊义喊也喊不住他,忽觉得头顶一阵晕眩,身体也有些乏力。
      大白日里怎地渴睡起来?
      卢俊义确是病了。连着几日被请去赴宴,席间多饮了几杯,夜间未曾好好睡过,一早又念着习武,末了又是热热一身汗,于是积了风在体内。
      待他醒来时,已是第二日了。迷糊地睁开眼,只见小乙凑到跟前,欣喜地笑道:
     “主人醒了,该吃药了。”
      说罢便转身跑了。卢俊义缓了缓神,吃力地坐起身来。此时日已上三竿了,他无奈笑笑。不想自己真是被区区小病缠住了。果然是在宅里待久了,连身体都养的娇贵起来。
      燕青端了汤药进来,他接过来还未发话,那人一转身又跑了,不消时跑回来,手里不知从何处端来一盘蜜饯。
     “主人可怕苦么?”
      他不发一言,一仰头将汤药尽数灌下。
      燕青接过空碗搁下,又噔噔两步跑回来。卢俊义见他又回来了,便摆手道:
     “我既醒了,也不要你守着。回屋歇着去罢。”
     “小乙不累。”
      燕青托着小脸靠在床边,响亮地答道。见主人拉下脸来,忙垂了头不敢与之对视。卢俊义叹口气,伸出大手轻轻拧拽着小乙的腮帮子。口中不悦道:“又不听话!”
      燕青手里却紧紧捏着被子皱紧眉头小声叫道:“不走…就不走!”
      卢俊义觉得好笑,缓缓松了手。抚着清瘦的小脸心疼起来。待他低头再看,那人竟靠着自己的手掌猫儿似的蜷作一团呼呼睡去了。
     “臭小子。”他轻声笑骂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萌冷cp真不易啊,想次粮还得迹几产~😭

maya一群不怕哥斯拉的……
我就……一会再看吧……/乖巧

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了国家宝藏里的村夫。很开森地拍下来结果一发就被屏蔽,刚好了又被屏蔽……难道被祥瑞了么?
低头看手机的工夫被我爸抢走了电视……我还没有看完,又不敢说。就很郁闷地问他看的是啥。他说秦始皇。我说谁演的?他说张丰毅。我说没看过不过我看过他演的荆轲。
他不理我。我说嘿嘿嘿自己刺自己。他还不理我。于是我只好继续无聊地玩会手机……结果发现又被屏蔽了……wc
唉这一晚上过得太丧了还是睡觉吧~

lf,r你先人板板。晚安!